主页 > 乡土中国 >反扑吴敦义要求调通联纪录吁週刊更正

反扑吴敦义要求调通联纪录吁週刊更正

2019年10月24日 点赞:678 作者: 来源:乡土中国
反扑吴敦义要求调通联纪录吁週刊更正 副总统吴敦义昨〈19〉天说,夫人蔡令怡没有打电话给吴门忠,他愿意接受严谨检验,19日已经以副总统办公室名义,申请电话通联纪录。待通联纪录确认,会要求壹週刊更正。

吴副总统上午出席「全国产业总工会 」新、卸任理事长交接典礼。典礼举行前,媒体问及壹週刊报导蔡令怡致电吴门忠事件时,吴副总统做上述回应。

吴敦义表示,已交代办公室以副总统办公室名义调阅电话通联纪录,「调查範围包括:我与太太的手机,家用电话,公务电话及随扈电话,检查有无与吴门忠的通联记录,这是我应该要做的严谨态度」。

吴敦义说,待确认通联纪录后,「将函请週刊更正,还我基本的清白,若不更正,只好寻求司法途径」。

吴敦义指出,从7月10日发新闻声明稿到今天,没有任何一个字、一句话是不正确。各界可以用放大镜、显微镜来检视,但请不要用「哈哈镜」。

吴敦义强调,作为职位高、受民众付託很重的首长,不会自命清高,必须更严谨。,他从当行政院长后,手机都是透过随扈接听,只打出、不打进,以避免困扰。

吴敦义引用圣经内容「最甜美的葡萄酒是要葡萄经过压榨」,他说,愿意接受非常严谨的检验,「身为政治人物,作为民众的付託,民众有权力用最严谨的标準检验」。

以下是副总统吴敦义声明

针对7月18日出版之582期壹週刊报导「蔡令怡急电吴门忠」一文,吴敦义昨〈19〉日发表声明如下:

一、壹週刊报导虚构、凭空杜撰甚多,例如以下二点:

1.内文指「本刊七月十一日披露…吴为此亲上火线,公开向媒体撇清他和夫人蔡令怡与陈启祥及女友程彩梅关係之际,其实早已知悉程彩梅的亲家,就是他的大桩脚,人称「草屯二哥」的吴门忠。」

实际上,总统府于七月十日晚上七点半已发布副总统办公室新闻稿。壹週刊七月十日下午提出询问:「…陈启祥亦曾自言,他的丈人也是南投草屯人,而且和吴敦义就住在同一个社区,并说丈人和吴敦义极为熟识,因此,二年前地勇的炉渣生意出现危机时,吴虽已贵为行政院长,但他仍找岳家帮忙…」。对壹週刊上述提问,七月十日晚间我的声明(回答)是:「我和内人并不认识陈启祥先生,也不知道所称「陈启祥的岳丈」是谁?当然也没有陈启祥或「陈启祥的岳丈」来请託过事情,所以我从未介入或听闻陈启祥与林益世之间的纠葛。」壹週刊七月十日的提问中,完全没有问到「程彩梅」或「吴门忠」的名字。

实际上,本人也是到次日,即七月十一日上午八时四十分,才获告「吴门忠」与「程彩梅」是亲家关係。壹週刊该报导颠倒7/10来询问、7/10本人声明、与7/11出刊时间事实先后关係,到底是无心之错?还是蓄意栽赃?

2.内文续称:「当天,蔡令怡还悄悄打电话给吴门忠,关切此事」,这完全不是事实,因为根本没有这通电话!而其标题「蔡令怡急电吴门忠探内情」,当然是虚构,而用心尤其令人费解!后段也是无端捏造:「知情人士说,蔡打电话给吴门忠劈头就问,林益世索贿的事要爆出来,『这幺严重的代誌,为什幺不先跟吴敦义说一下?』吴门忠则回说:『这件事透过很多人跟林益世总共说了三遍,但林益世听不进去,才会爆出来。』」

以上三项,包括:1.蔡令怡悄悄打电话给吴门忠、2.蔡令怡急电吴门忠探内情、以及3.捏造从未存在的蔡、吴对话,全部都是子虚乌有,而居心更是可议!

二、今天(七月19日)我依法申请调阅壹週刊报导所述,十一日当天之前后(七月十日至十二日)我本人、我内人及副总统办公室、本人住处、随扈公务手机等通联纪录,证实壹週刊第582期上述报导,并非事实。

三、自七月九日,某名嘴无端爆料,胡扯「陈启祥一开始曾求告某位党政高层「X」先生,该高层对陈启祥说…」以来,暗箭四射,危言耸听,所幸,各界人士,甚至包括与该名嘴同台之来宾,亦多质疑不该无的放矢,事实发展也终使此一不实之诬衊,现出原形。

敦义深刻体认,作为公众付託之公职人员,必须以比法律更严格之标準自我要求,也必须虚心承担社会之全方位检验。所以,除面对错误报导,逐项据实澄清之外,迄今尚未对壹週刊或已向社会道歉认错之名嘴依法提出控告求偿。

惟今阅读第582期壹週刊,有以上几点重大之恶意、不实,甚至全属虚构之报导,必须採取正当防卫,澄清事实。

我要求壹週刊于次期杂誌出版时,以封面及内文合理版面刊登,澄清事实并道歉,否则将依法提出告诉并求偿,求偿所得将全数捐给公益、弱势团体。

只要任何人、任何媒体,直接指名我或我内人涉入弊端,我将採取法律行动,捍卫名誉。  
     副总统吴敦义  101.7.19

惹尘埃 家人是白手套 吴将提告

副总统吴敦义遭扯入林益世贪汙案后,壹周刊近日又爆发吴敦义妻子蔡令怡曾「急电」吴门忠关切此事,吴门忠18日也坦承收了1千万谢礼。为此事,吴敦义昨(19)日上午说,百分百与我无关!他已要求所属,清查7月11日这段间有关他本人及太太、家人等的电话记录,还他一个清白。

吴敦义表示,他很少对外打电话;有来电,都由随扈先接通过滤,这有资料可查。

18日出刊的壹週刊报导,吴敦义在撇清与陈启祥关係之际,就已得知自己的大桩脚吴门忠,就是陈启祥女友的亲家。为此,蔡令怡还特别致电表示「这幺严重的代誌,为什幺不先跟吴敦义说一下?」对这样内容,吴敦义办公室表示,一切纯属虚构。

吴敦义昨日出席「全国产业总工会」新、卸任理事长交接典礼,面对媒体询问时,跳上火线澄清,他强调,妻子不可能去打这通电话,哪有什幺急电,如果真的打了,那不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因为电话中不清楚讲些什幺,捕风捉影的事会说不完。

吴敦义办公室指出,蔡令怡并没有打电话给有「吴敦义大桩脚」、「草屯二哥」之称的吴门忠,同时也不知道吴门忠的电话号码,吴门忠也没有蔡令怡的联络方式,週刊内容皆为杜撰、纯属虚构。

18日晚间,吴门忠扣应到《2100全民开讲》。他表示:「吴敦义夫人绝对没有打电话给我!」至于收陈启祥一千万,他也坦承,自己的太太陈莲珠确实有收程彩梅的分红30万美金(近千万台币),但强调,那是「吃红」。

19日,被问到吴门忠坦承收钱一事,吴敦义强调,百分之百与我无关,他或他的太太收了陈启祥的钱,跟我完全没有关係。

但有媒体继续追问,蔡令怡的妹妹是否扮演白手套?吴敦义则是回答,你们去查,「要是真的有白手套,我早就阵亡N次了」。



吴门忠拿千万 陈启祥早已供出 恐成共犯

地勇公司负责人陈启祥委任律师高涌诚昨〈19〉天指出,陈已告知特侦组,曾各交付价值新台币1000万元的美钞给吴门忠妻子陈莲珠及郭人才。特侦组19日上午传唤1名证人,釐清相关案情。

检方调查重点仍在巩固林益世被控索贿的事证,因此地勇当初与供料上游签合约及林益世与陈启祥认识过程等相关细节,都需要调查。检察官今天上午传唤1名证人到案,但他的身分,检方说不便说明。

高涌诚指出,陈启祥在第1次接受侦讯(6月30日)时,就已告诉特侦组检察官,曾经分别交付价值1000万元的美钞给吴门忠妻子陈莲珠及林益世友人郭人才。他说,陈启祥都如实陈述,所以检方也同意将陈启祥改列污点证人,至于特侦组直到7月16日及17日才传唤吴门忠、陈莲珠与哥哥陈志卿及郭人才等人,他认为是检方的办案节奏,不予置评。

吴门忠18日晚间call in到电视政论节目表示,有收到陈启祥约1000万元的「吃红」,而且是陈启祥的女友程彩梅以30万美元交给他的妻子陈莲珠;至于「吃红」价码为何是价值1000万元,吴门忠没有回应。

特侦组发言人陈宏达认为,吴门忠等人是否收钱等案情,承办检察官有他的侦查步骤,全案该查的都会查,只要证据明确,不问党派及身分,一定严办到底,只是侦查不公开,不便说明办案进度及实质内容。

办过相关案件的检方人士强调,依目前的案情,吴门忠夫妇及郭人才介绍陈启祥认识林益世后,才收陈启祥各1000万元,这钱只能算是「佣金」、「介绍费」,难有刑责。如果检察官查出,坦承收6300万元的林益世其实是向陈启祥收了8300万元,再各分1000万元给吴门忠及郭人才,吴、郭恐遭改列收贿共犯。